89信息网--打造专业的资讯平台!
当前位置:89信息网 > 非常完美 > 正文

长沙*:董事会秘书彭敬恩任职资格获批

2022-09-23 00:03:31 来源:网络

本文转自:北京商报

北京商报讯(记者 宋亦桐)8月3日,长沙**发布《关于高管任职资格获得核准的公告》表示,8月2日,该行收到《**银保监会湖南监管局关于彭敬恩任职资格的批复》,核准彭敬恩担任该行董事会秘书的任职资格。

曾经的A**“区块链****”易见**份(退市易见,SH600093)在2022年收获一个退市的结局,令人唏嘘不已。

这一年,恰好距冷氏兄弟牵手易见**份十年。翻看那些年公司发展历程,投资者一边发叹于它从市场宠儿沦为资本**家的弃子,一边又为冷氏兄弟的种种造假手段惊诧。

而让人感受**深的,则是一种对异化路径的依赖,导致了**终的覆水难收。

连续亏损中的**价高光时刻

2008年11月1日,一位自称中本聪的人发表了《**: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》,**由此诞生。次年,区块链诞生。这一技术将在8年之后,成为横扫A**的热门题材。

这一年,易见**份还叫作禾嘉**份,营业**的大头来自汽车配件。8年之后,它将汽车零配件业务剥离,并更名为后来的易见**份。

2014年到2015年,A**迎来了一轮高歌**进的大牛市。****热情之下,TVB的经典剧《大时代》被多少人翻出重温,仿佛自己也手端“鱼翅捞饭”。

当年题材横行,**停板遍地开花,上市公司的一次增发或者实际控制人易主都会催生出一只牛**。2015年6月之后,牛市戛然而止,但题材**作之风仍未消弭。2016年到2017年,A**迎来触底之后的修复行情。但投资人或者没有记住题材**作幻灭的教训,仍然逢热必**。

区块链,自然是市场不会放弃的热点,而易见**份因为与IBM的合作,成了“区块链****”。

2017年,易见**份的主要业务已变为供应链管理和商业保理业务。公司4月披露的2016年年报中写道:“本报告期内开始与IBM开展合作,探索研究区块链技术在供应链管理服务领域的运用,以区块链技术提升公司供应链管理服务质量和水平,进一步降低交易成本,提高公司的核心竞争力。”

同年,公司聘IBM**研究院前副院长邵凌任公司CTO,并称“与IBM合作开发线上区块链系统‘易见区块’”。

一家**西部地区的上市公司同国际知名信息公司IBM合作区块链,这样的“**点”让公司**价稳步攀升。到了2018年2月,易见**份**价站上了历史上的一个相对高点。如今,易见**份已退市,但各大交易**上,仍为公司标注了“区块链”概念、题材。由此可见,是区块链成就了它的高光时刻。

这高光时刻也属于易见**份背后的掌舵者——冷天辉。

冷天辉是曲靖宣威人,他早年曾做过曲靖市中村煤矿的销售员、副科长,熟悉当地的煤炭买卖。

25岁时,冷天辉创办了云南九天工贸有限公司(后来更名为云南九天投资控**集团有限公司,以下简称九天控**),煤炭**是他**重要的一项业务,此外还有房地产等。冷天辉很会经营,生意也是越做越大。

二哥冷天晴与冷天辉一起做生意。据胡润富豪榜2017年数据,两人身家合计97亿元,多年位列曲靖首富。

图片来源:网页截图

在上世90年代初的煤炭黄金年代,**之于个人**富的权重要远远低于风口。站在风口,**富的指数级增长会给人极大**,**括寻觅下一个机会的嗅觉。

而资本市场永远是迷人的机会。2012年买卖“壳”流行,冷天辉也与当时的禾嘉**份搭上线,入主了这家老牌上市公司。

这之后,易见**份在资本市场的动作也不少,加上胡润富豪榜名人掌舵、与IBM有区块链合作等话题,一时间公司的**作要素乱花迷人眼,甚至掩盖了公司业绩不振的事实。

2019年,易见**份全年**价上**超80%,这是市场**后给它的一个高光时刻。

易见**份2019年**价走势(周K)图片来源:东方**富截图

疯狂虚增业绩饵诱下一买家

易见**份这辆列车已经有前行的轨道,按照这条轨道走,应该会四平八稳。

但它还是脱轨了……

**开始的苗头,是冷天辉突然要转手易见**份。

2017年5月,冷天辉欲出让九天控**的控**权,引进云南世**旅游控**集团有限公司。他或许在当时嗅到了**权转让的风口,认为是倒手易见**份控制权的**佳时机。

2016年的“宝万之争”、“武昌鱼举牌”和“四川双马易主”**权转让事件,催生各种**价翻倍神话。如果在当时易主,冷天辉几乎可以在估值高点卖掉易见**份。

但该方案因未获得定增对象上级单位的审批通过,以失败告终。冷天辉却并未因此放弃,而是另寻目标。

2018年10月7日,九天控**拟将其所持有上市公司19%**份的表决权委托给云南有点肥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行使,本次表决权委托完成后,九天控**持**表决权比例降低至19.11%。

当时,已经隐约传来九天控**资金链紧张的传闻。

之后,云南工投集团与滇中集团、云南工投君阳与云南九天分别完成**份转让。2020年8月,公司的控****东变更为云南工投集团,实际控制人也不再是冷天辉。

有媒体计算,冷天辉甩卖易见**份**权套现金额就超过40亿元。这40亿元已经超过易见**份上市以来的所有净利润总和。

但事后来看,冷天辉的这一套资本运作充斥着一系列盘算。

一名曾参与易见**份造假调查的**经记者,近日通过**向记者表达了他的猜测:“(感觉)易见**份冷老板一开始就在布局,一步步把国资套了进来,公司退市实际也造成了**国有资产流失。”

这个“局”如果真的存在,那么除了二级市场的风光,还**括了公司业绩的造假——这或许能让公司看起来更值得收购。

2020年11月,从四川证监局的警示函开始,这令人发指的造假开始一步步被揭示。

图片来源:公告截图

这份警示函指出,易见**份**控制存在缺陷,“公司部分保理业务客户对应的基础业务和购销合同高度相似,不同保理客户的交易对手方高度相似,有关交易对手方资质与所开展的采购业务规模不匹配,部分保理客户可能属于同一企业控制或存在关联关系。”

次年4月,易见**份会计函证(**审计证据的重要审计程序)回复比例低,董监高也被监管谴责,事情越来越大。

记者在5月奔赴云南宣威、昆明、曲靖等地,调查易见**份2015年~2019年上半年的多个重要客户。

(相关报道:《“区块链****”年报难产:5年数十亿**是否真实?原实控人“蹊跷”为多家大客户担保》)

其中,宣威中村便是冷天辉的发迹地。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易见**份2017年~2019年的多个大客户存在问题,有大客户与上市公司子公司共同承**项目、有客户背后由冷天辉控制。

今年,易见**份收到证监会下发的《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》中披露,2016年至2020年间,公司通过私刻其他企业的公章、虚构基础购销业务合同和单据,伪造代付款及保理业务合同等方式开展虚假供应链代付款业务、虚假商业保理业务等,**终虚增**和利润。

图片来源:公告截图

此外,2015年度至2020年度,易见**份为完成业绩承诺,大量开展无商业实质的供应链贸易业务。2015年至2020年间虚增**累计超过500亿元。

“区块链”****背后隐藏着超过500亿元的造假**局。而被戳穿造假之前,冷天辉控制的企业还通过客户占用上市公司超40亿元的资金。

退市之后,还有些问题待答

如今易见**份退市,冷天辉兄弟的造假大戏被戳穿。可以看到,投资者、公司、冷氏兄弟,**终无一从中获得好结果,害苦了公司**东和员工。

这样的结局是惨痛的,冷氏兄弟理应负责。

但退市并不应该是易见**份故事的终结,还有些问题需要一个答案。

比如,一部分造假由冷天辉兄弟操纵,但另有部分造假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并非他们。这些人难道不需要事后追责吗?

经证监会查实,易见**份与云南跃坦矿业有限公司、上海远畅国际贸易有限公司、上海东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、上海今瑜国际贸易有限公司、云南远畅投资有限公司、云南鸿实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等公司的保理业务均为虚假业务。

而根据记者前期调查,上述公司身后多指向云南神秘富豪黄**。黄**1987年5月出生,曾任云南省青年企业家商会副会长。

黄**如今过得怎么样,是否在易见**份造价事件中承担责任,是否付出了代价?

2022年,这一问题尚无明确答案。就像10年前易见**份的投资人,无法预料到今天上市公司的黯然退场。

2022年,随着新能源汽车概念的热火朝天,汽车产业链也再次成为市场焦点。假如易见**份在那些年里一路踏踏实实做实业,或许也能赶上了这波新能源车风口,业绩东山再起?

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冷氏兄弟**心布下**局,**终只是祸害出一个“无人是赢家”。

记者手记“小聪明”的路径依赖

从造假那一刻开始,易见**份的败局已定。

冷天辉兄弟在云南掌握有大量的煤炭等矿产资源。即便把心思牢牢放在挖煤上,到现在不说大富大贵,也能奔个“小康”。

即便不要挖煤,以两兄弟在当地对资源的了解程度,专门研究新能源的材料方向,或许还能找到真正转型之路。即便不全力投入到新能源转型,参**投资也能获得不菲**。

同样是云南的民营企业,为什么恩捷**份(SZ002812,**价213.98元,市值1910亿元))就能通过做隔膜,市值超过2000亿元?要知道,当时它的知名度没有“区块链****”高,市值更是几乎接近。

从易见**份的经历来看,冷天辉兄弟走到今天,一大重要原因就是“不务正业”。他们没有把心思放在上市公司的经营上,而是通过一系列手段**概念、****价,**终通过**价上**完成减持套现。

他们并没有预判到逐渐成熟的资本市场,将越来越看重经营和基本面。路径依赖,让他们沉醉于过往的题材**作,这必然要被淘汰。无论是“区块链****”,还是任何新兴概念****,现在都要靠经营和**说话。

另一大原因,是过于投机取巧终误了自家前程。

“拆东墙补西墙”地占用资金,冷天辉兄弟意图通过自己的所谓关系蒙混过关。越发成熟的市场经济和强调监管的资本市场,“靠关系”已是一个十分落后的古董事物。这种故步自封,又带有小小优越感的固化逻辑,让冷天辉兄弟在掏空上市公司资产一事上是有恃无恐。

但莫伸手,冷天辉兄弟伸手后终被抓。

易见**份的大败局不只警醒了“不怀好意”的经营者,也宣告沉醉于搞题材,终究是没有出息的。